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疗博览 > 医院管理 > 服务管理 >  医疗差错致云川医院被判索赔五万
医疗差错致云川医院被判索赔五万
  • 2013-08-05 09:48
  • 作者:佚名
  • 来源:四川在线

7月29日,内江市东兴区富溪乡的王小琴因病入住内江云川医院需要动个“小手术”,当她被送上手术台开刀后才被诊断为卵巢癌晚期。8月1日手术后,患者家属认为这与院方早前承诺的“普通小手术”不符,要求院方承担相应责任并为患者的后续治疗埋单。

对此,院方表示术前已告知家属各种可能性。后经内江市医疗纠纷调解中心介入,认为“院方对病人病情恶化估计不足,院方做手术及手术过程并无大的过错。”

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由云川医院一次性向患者家属支付各项费用共计5万元。

术前

医生说是个小手术

今年54岁的王小琴是内江市东兴区富溪乡人,目前一家人都住在东兴区东桐路大千华庭。

据她丈夫刘小明讲,今年过年时妻子就开始说肚子痛,但一直以为阑尾炎复发,开始时并未在意,也没去医院检查。直到近来发现王小琴的肚子长大了,7月29日上午他们才去东兴区某医院检查,经B超检查后王小琴的症状被诊断为“腹腔囊肿”。

“当时的接诊医生给我推荐云川医院,我于当天上午就让妻子住进了云川医院。”刘小明说。

入住云川医院后,经过一系列检查,结果是“盆腔包块待诊:卵巢肿瘤?”7月31日上午,医生说病人需要做剖腹探查术。刘小明说,“我问医生危险性有多高,医生说,这只是囊肿切除手术,就是两个囊肿,取出来就没事了,是个小手术,保证没问题,要我们配合治疗。”

当天下午,与家人商量过后,刘小明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术中

确诊为卵巢癌晚期

8月1日上午8点10分,王小琴被推进了手术室,刘小明独自一人在手术室外惴惴不安,“刚把她送进手术室,我就有点挂念,当时没想那么多,以为会一帆风顺。”刘小明说,当时都以为只是个小手术,所有其他亲人也都没来守。

9点过,刘小明被医生叫进手术室,看见妻子王小琴的肚子已被划开,里面是水,医生问他:“腹腔里有水了,已经是卵巢癌晚期,没有切除必要,接下来怎么办?”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刘小明有点哽咽,手不自觉地抚摸胸口“当时我就不敢再看,马上就出来了。”六神无主的他没有答复医生,而是通知了其他家人来商量对策。

匆匆赶来的家属们对这一结果感到震惊,他们纷纷开始置疑起云川医院的水平。同时,院方也提议邀请内江另一医院的肿瘤专家前来会诊,会诊结果与云川医院的判断一致:卵巢癌晚期,恶性肿瘤广泛转移,强行割除手术无意义,建议取活检后,关腹,待病检结果后做进一步的放化疗。

云川医院与患者家属沟通后对病人采取了取活检,关腹的处理。大约11点半,病人送回病房,整个手术耗时2小时50分钟。

术后

患者家属和院方各执一词

当得知妻子是癌症后,刘小明开始后悔签署了那份手术同意书,他说:“如果晓得是癌症,我哪里会在云川医院开刀,他(云川医院)没把病诊断出来,就随便开刀了。”

病人家属一直强调,院方只告知他们这是个肿瘤切除手术,是个小手术,在医院保证了手术和病人的安全性后,他们才同意手术。

不过,云川医院院长廖云川对这一说法不置可否,“术前家属是非常清楚病人情况的,我们已经检查认为是恶性肿瘤偏多,并且也告诉了家属,包括如果是癌症我们也没得办法治这种话都说了。”

“手术前已明确告知患者家属,患者目前诊断为盆腔包块待诊,若包块来源于卵巢良性肿瘤,则行患侧附件切除术,若包块来源于卵巢恶性肿瘤,则行肿瘤根治术,若术中发现恶性肿瘤广泛转移无法切除,则行取活检术明确肿瘤性质,再行相应处理。”云川医院妇科主任陈明丽说。

和解

医院支付给患者家属5万元

对于这个事件,患者家属认为云川医院应该为失误买单,要求免去病人在云川医院治疗的所有费用,同时要求立即转院并让院方承担病人的后续治疗费用。

而对于家属的要求,云川医院院长廖云川认为,“术前已基本判断为恶性肿瘤,他们家属也晓得这个事,病人的身体状况他们十分清楚,我们在这个事情上没得半点责任。让我们拿钱给她医,这种可能性是没有的,最多帮她免去一点在本院的医疗费用,这就是我的底线。”

8月2日下午,在双方自行协商沟通无效下,内江市医疗纠纷调解中心介入调解。调解中心初步判断:医院在早前的诊断中对患者的病情恶化状况估计不足,而整个手术过程并无大的过错。

最终,在调解中心的协调下,云川医院赔偿患者家属5万元。

8月2日晚,王小琴转入了内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目前生命体征平稳。

【责任编辑:志娟 TEL:(010)68476606】

标签:赔偿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