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医疗博览 > 医院新闻 >  医院受贿多样化 “三高”人员倒一批
医院受贿多样化 “三高”人员倒一批
  • 2012-10-10 10:56
  • 作者:佚名
  • 来源:大洋网

今年前8个月,广州市检察机关查办医疗领域商业贿赂案件已超过50件,比去年全年查办的该领域40多件贪腐案还要多。据悉,广州市检察机关已对医疗领域商业贿赂现象开展调研工作,深挖该领域贪腐案件频发的深层原因。

一个药品商被查,整个医院管理团队全军覆没;药品回扣分级给,实习医生也能分到采购回扣;医疗器械公司为巩固订单、强化与某血站的供货关系,赠送实物回扣,行贿血站站长。

 

现象一

由药品商牵出医院管理团队

记者近日从萝岗区人民检察院获悉,今年“三打”以来,该院查处医疗领域商业贿赂案件9件10人,均是窝案串案,罪名包括行贿、受贿。涉案人员均为国有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包括医院院长、副院长、科室和病区主任、血站站长等,涉及在医疗药品和医疗耗材的采购环节和管用环节行受贿,涉案金额共计人民币400多万元。

办案人员通过调研这批案件发现医疗领域商业贿赂案的一些新特点,包括涉案人员团队化,窝案串案多;案发领域单一化,集中在药品、医疗耗材采购流通环节;贿赂行为的礼节化,行贿人获利最大化等。一个药品商被查处,导致“整个医院的管理团队全军覆没”。

现象二

实习医生也能分到药品回扣

在萝岗区人民检察院侦办的案件中,绝大部分涉及贿款的再分配,分配的形式多种多样,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贿款的分配都是依据某一固定的规则,并非按照某一个人的意志随意分配。

例如,某医院对贿款和回扣的分配是按照职务、职称高低(等于是处方权限的大小),科室内部开会制定出固定的点数比例,在每次分配中遵照执行。如病区主任的基数是1.2的话,主治医生就是1.0,住院医生是0.8。相关的点数比例、人员范围由科室病区领导以会议方式决定,并依照管理权限负责分配。

检察官还发现,药品回扣的不良社会风气正在明里、暗里地影响着下一代医疗人员,实习医生也能拿到回扣。如某医院呼吸肿瘤科两个病区的实习医生均按比例分配药品回扣。病区领导的做法,严重影响了实习医生的医德品质教育,污染了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使他们一开始便被灌输了错误的观念。

现象三

受贿人员多“三高” 年薪近百万

在受贿人员方面,据广州市人民检察院统计,今年前6个月的数据,检察机关反贪部门立案查处受贿案27件28人,这些涉案的负责人的共同点是“三高”,即高学历、高职称、高收入,多为博士、硕士学历,在同行业中具有很高的医疗水平和学术地位,有的年薪高达四五十万,乃至上百万元。

从立案查处的案件看,涉案单位广泛,共有10多家医疗机构。其中,既有中央直属机关的内设医院,也有省级、市级和区级等各个级别的医院、疗养院;既有较大规模的综合型三甲医院,也有规模相对较小的单一型专科医疗机构等等。

番禺区人民检察院侦办的涉嫌在超声医疗设备采购环节收受商业贿赂串案中,5名受贿人分别来自番禺中心医院、广州市精神病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以及中国海员广州疗养院(中央直属机关的内设医院),涉案总金额超过100万元。涉案人员中,行政级别最高的,是中国海员广州疗养院的一名干部,正处级,个人涉案金额巨大,单笔受贿数额有的高达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而论学历,最高的则要属海珠区人民检察院侦办的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原检验科主任丁鹤林,他是博士生导师,肩负着中山大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典型案例

1.南方医院护理部主任:

和护士长“凭回扣选耗材”

据检方透露,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护理部主任刘立捷在2009年至2011年间持续作案长达3年,每2至3个月收受涉案公司送来的回扣,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涉案金额平均下来每个月在五六千元。同时涉案的还有3名临床科护士长。目前该串案尚待进一步审查。

侦查人员在侦办过程中发现,南方医院一案的涉案行贿人代理的医用耗材品牌早已进入涉案医院医用耗材库。从耗材库中挑选其中一个品牌的耗材在临床中使用,临床科室护士长或护理部主任有自主决定权。而行贿人为了让其代理品牌的输液器等耗材能在临床中使用,以回扣形式给予护理部主任和临床科护士长,让他们更多使用该品牌的输液器等耗材,而不是库里的其他品牌。

2.孙逸仙纪念医院博导:

在医院采购仪器过程中受贿9万元

现年49岁的丁鹤林(博士生导师)在2010年担任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检验科主任期间,利用对科室仪器采购具有建议权的职务便利,在该医院采购医疗仪器的过程中,非法收受广州市信宏科技贸易有限公司业务员赖志勇贿送的人民币9万元。丁鹤林于2011年12月投案自首,今年7月20日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万元。

行贿人赖志勇说到,丁鹤林对科室检验设备的采购有建议权,对检验试剂的采购有决定权,其公司推销西斯美康尿沉渣分析仪和西比亚电泳仪时,希望丁鹤林在采购设备的时候,采用他们公司仪器的参数。

赖志勇一名同事作为证人也称,这些医疗仪器设备有配套使用的检验试剂,一旦设备中标成功,今后销售配套的试剂,可以让他们公司赚到更多的利润。

3.增城一血站站长:

逢年过节收受医疗器械公司礼金礼品

增城市某血站一站长,从2008年至2012年每到逢年过节,总会收到某医疗器械公司贿送的礼金、礼品。另外,该公司还采用免费赠送实物回扣灭活血袋(又名血浆病毒灭活过滤器)给血站使用,使该公司能长期保持与血站的供货关系。

检方指出,销售人员为了获取医疗设备或者医疗耗材的订单,从拉关系、走门路到贿送购物卡、高档礼品,再到直接贿送金钱,竞争手段“犯罪化”问题日趋严重,通过行贿相关医疗机构负责人巩固订单、强化关系已经成为行业“潜规则”。

检察官建议

建立“行贿犯罪档案”

规范医疗人员“污点”制度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建议立法规范医疗设备和医疗耗材销售行业监管制度。针对销售人员,建立医疗设备销售人员“资格准入”制度,考试获证、持证上岗,无证者无权参与销售;销售者通过行贿、变相贿赂等手段谋取订单的一律剥夺准入资格,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同时实行“一票否决”,取消涉案公司销售相关医疗设备的资格。

检察官提出,要杜绝医疗腐败现象,相关部门还需建立“行贿犯罪档案”,对有行贿犯罪记录的药品、耗材及医疗器械代理商,要限制其进入招投标市场,从源头上遏制医药行业商业贿赂犯罪。

此外,进一步强化现有的纪委派驻纪检组到医疗机构的模式,强化对医疗机构一把手、主要风险科室负责人、敏感岗位责任人的监督,规范医疗人员“污点”制度,对曾经收受过商业贿赂而被清除出医疗队伍的人员,不允许再从事相关医疗行业的工作。

【责任编辑:晓一 TEL:(010)68476606】

标签:医院管理  医疗受贿  医疗器械  
  • 分享到: